Sunday, October 16, 2011

回教刑法,州立法与中央政府权限的差别

除非三分之二的國會議員同意修憲,不然州政府實施伊斯蘭刑法是違憲的。據報導,我的好友,國際伊斯蘭大學法學教授阿都阿茲巴里並不同意,他以憲法已區分聯邦與州權限,其中伊斯蘭法屬於州權限為由,說到:「關鍵在於『伊斯蘭』 ,而非『刑法』。」

在這方面,我並不同意。我承認州議會有權力就伊斯蘭事務立法,但我質疑州議會能依據伊斯蘭教規定義犯罪並規定刑罰,因為國會已對此立法。

聯邦憲法第九列表清楚劃分國會及州議會的立法權限。其中第一清單是聯邦權限,第二清單是州權限,第三清單是共同權限。制定刑事法典,定義犯罪並製定刑罰,設立伊斯蘭法庭以外的法庭,並製定其權責,都屬於聯邦權限。


教授主張「制定伊斯蘭法的權力屬於州議會」時,他引用了Mamat bin Daud對壘大馬政府的案例。當時最高法院(聯邦法院前身)的判決是,刑事法典中涉及伊斯蘭教的條文是無效的,因為國會無權就伊斯蘭事務立法。

案件所指的,是國會在刑事法典中把「造成宗教衝突」列為一項罪行;增加這條文,旨在維護社會秩序。不過,最高法院以3比2裁決這條文涉及伊斯蘭教事務,因此國會無權通過。可見,最高法院堅決維護聯邦與州的權限。依據這原則,吉蘭丹州議會並沒有權力針對已經包涵在聯邦法律中的罪行,制定本身的刑事法。

由《可蘭經》定義的Hudud罪行中,偷竊、毀謗都已涵蓋在目前的世俗刑法中,唯一例外的是通姦。憲法說明州議會可為特定伊斯蘭事務立法,州權限清單第1段是這麼說的:

「除了吉隆坡、納閩與布城聯邦直轄區,(i)有關有遺囑、沒遺囑的遺產分配,訂婚、結婚、離婚、聘金、贍養費、領養、監護權、分家產、信託;州內的宗教基金、體制、信託、慈善團體;馬來習俗;天課、伊斯蘭教捐獻、清真寺或任何穆斯林公共祈禱場所的伊斯蘭法與穆斯林的個人、家庭法;(ii)州議會可為穆斯林對抗伊斯蘭教規的罪行製定刑罰,屬於聯邦權限的事項除外;(iii)成立僅適用於穆斯林,職權涵蓋本段所提事項,但不包涵聯邦法律罪行的伊斯蘭教法庭,並為其製定架構與訴訟程序;( iv)控制對穆斯林的傳教活動。」

這比國會權限狹窄許多。聯邦權限清單4(e)(ii)條授權國會廣泛權力製定民法與刑法,只有「有關結婚、離婚、監護權、贍養費、領養家庭法、遺產」等除外。州權限清單並沒提到「伊斯蘭刑法」,更註明「屬於聯邦權限的事項除外」。

州議會可為穆斯林「對抗」伊斯蘭教規的罪行製定刑罰;而非為穆斯林「觸犯」伊斯蘭教規的罪行製定刑罰。 Hudud所涵蓋的罪行,即偷竊、通姦、誣賴他人通姦,並非「對抗」伊斯蘭教規的罪行,而是「觸犯」伊斯蘭教規的罪行。因此我認為,吉蘭丹州議會制定的伊斯蘭刑法,顯然是違憲的。

作者:Art Harun

來源:東方日報/art-harun.blogspot.com 

原文見:(一切翻譯依據原文為準)

《可蘭經》定義的Hudud罪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