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5, 2010

復明記 - 進一步檢查


7月22日,已經有兩個星期沒有戴contact lens了,每天都戴黑膠粗框眼鏡上班。這副眼鏡本來只是在家裡戴的,通常出門我都一定戴contact lens,認為沒有戴眼鏡看起來年輕一點。所以說,兩個禮拜戴眼鏡上班的生活,讓我看起來是多麼的“蒼老”了!哈~!

與驗眼師的appointment是下午3點鐘,我也很準時抵達在The Curve的專科診療所。親切的問候後,客服替我拍了張照片,說是要粘在我的profile上的。實在是創新的舉動呀!後來客服讓我摘下眼鏡,領我到客人休息室,說是要讓我的眼睛在詳細檢查以前,先完全放鬆休息20分鐘。我選了一個喜愛的按摩椅,坐下來發白日夢去了。

買不起按摩椅的我,靠著舒適的按摩椅,從頭頂肩膀按摩至腳倮腳底。好爽~!20分鐘過去了,客服過來輕輕拍打我的肩膀說:“Mr Leong,休息得舒服嗎?我們來開始做檢查吧?”

檢查開始了,基本上和兩個星期前的檢查大同小異,只不過還加入了更多深入的檢查,比如眼睛的濕度、人工檢驗近視深度等等。看著不同的儀器print出不同的彩色reports,我迫不及待的詢問我眼鏡的詳情。客服說,這些報告必須讓醫生過目後,醫生才會解釋給我聽。

在等待與醫生見面時,我在大廳泡了兩杯熱milo來潤潤喉。方便的現代化沖泡器,只需輕輕一按按鈕,熱騰騰的milo就滾滾不絕地流滿整個杯子。邊看雜誌,邊享受我的milo,優美的環境和柔和的音樂讓我陶醉其中,幾乎忘了我是在等待與醫生見面的。

親切的客服又來到我面前,輕聲對我說,醫生已經準備好要見我了。抱著忐忑的心情,進入了醫生的房間。該醫生長得很可愛一下,年約30歲出頭,頭髮稀落,身材略胖。醫生用響亮且有精神的嗓子向我問安,然後就只說了一句話:“幾時要做手術?”

醫生表示我的眼睛in a perfect condition,要做lasik絕對沒有問題。況且在兩個禮拜沒有佩戴contact lens的狀況下,我的眼膜厚度加寬了12%,意味著對我要進行的手術更有利。

醫生用一個我從沒看過的儀器再次測量我的眼鏡,儀器發出的燈光讓醫生把我的眼鏡內部、甚至是內心都照得清清楚楚。醫生說,連眼睛內部的構造都那麼健康,說我真的很適合做這個手術,而且近視復發的機會比一般人低得多。

醫生的口腔非常的British like,果然是名副其實的“浸過鹹水海”的留學生。當我開始用廣東話和他交談時,他顯出了有點難看的表情,然後用福建話回答我,哈,雞同鴨講!我猜醫生應該是檳城一帶沒有受中文教育的香蕉人吧。

“就明天吧!”醫生說他明天有空檔,可以替我做這個surgery。我當然想要越快糾正掉我的近視眼越好。反正提供了0%的easy payment,費用方面就應該不成問題了吧。就這樣,約了next day的下午1點半來報到,進行“開眼”手術。

過了明天,我就能夠擺脫16年的近視困擾,丟下眼鏡,邁向視野更清楚的明天。但願如此,且平平安安。

Read more...

Saturday, July 24, 2010

復明記 - 初步檢查


“復明”不是反清復明的意思,若說一個人失去視覺意即失明,那麼我把重獲明亮的視野稱為“復明”。

自從三年前獲知Lasik手術後,就一直想著要做這個手術。在Maybank TreatFair的機遇碰到Vista Eye Speciallist,提供最新的Lasik手術,而且還提供長達36個月的0%分期付款,就一口氣下定金了。傳統的Lasik手術,是必須讓醫生親手用手術刀把眼珠削個孔讓鐳射穿過。而這新技術則無需用手術刀,而用電動鐳射刀代替。這樣可以大大減低了醫生“誤手”的機會。


7月10日,蒞臨Vista的診所,驚覺他們的服務實在太好了,感覺自己簡直就是“尊貴的客戶”。不但員工彬彬有禮,舉止優雅,連cleaner也訓練有素,環境舒適雅緻。

Vista有多部眼睛檢查儀器分佈在不同的小房間內。在客人等待區則提供各語文報紙、免費咖啡沖泡機、飲水機等。在一個陰暗的角落則佈置成的那個客人休息區,裡頭擺了數部人體按摩椅,供客人休息。

由於在TreatFair時付了定金,所以馬上被邀請來做一個免費的速檢。主要是快速地檢查眼睛的狀況,看看是否適合做Lasik手術。若眼睛在初步的檢查都過不了關,又或者對診所的服務有所不滿,診所會直接把定金全數退款。

開始檢查之前,客服領我到一間房間。裡面有設備讓我把隱形眼睛脫下。接下來的檢查,已經不記得有些什麼項目了。只記得檢查了眼膜厚度、瞳孔直徑、眼壓、近視深度、散光度數、夜視模擬等等。

所幸,在快速檢查的環節並沒有什麼大問題,初步斷定我的眼睛是適合做Lasik手術的。客服接下來讓我在影音房觀賞Lasik手術的介紹短片,是一部講解Lasik手術進行過程的動畫

接下來,客服替我講解配套、價錢、措施、服務、風險並發症等等,然後便安排appointment做更進一步的檢查以及與醫生見面。得到醫生的許可後,方可進行手術。由於手術前必須兩個星期不能佩戴隱形眼睛,唯有把接下來的詳細眼檢以及手術日期推遲兩個星期。

無論如何,我對該技術和該診所抱著信心。況且當天以後都積極上網google相關案列,發現十多年的Lasik手術並沒有發生什麼嚴重的意外或並發症。這讓我太放心了。

待續。。。

Read more...

Wednesday, July 21, 2010

靠自己

小蜗牛问妈妈:为什么我们从生下来,就要背负这个又硬又重的壳呢?
妈妈:因为我们的身体没有骨骼的支撑,只能爬,又爬不快。所以要这个壳的保护!


小蜗牛:毛虫姊姊没有骨头,也爬不快,为什么她却不用背这个又硬又重的壳呢?
妈妈:因为毛虫姊姊能变成蝴蝶,天空会保护她啊。

小蜗牛:可是蚯蚓弟弟也没骨头爬不快,也不会变成蝴蝶他什么不背这个又硬又重的壳呢?
妈妈:因为蚯蚓弟弟会钻土, 大地会保护他啊。

小蜗牛哭了起来:我们好可怜,天空不保护,大地也不保护。
蜗牛妈妈安慰他:「所以我们有壳啊!」

我们不靠天,也不靠地,我们靠自己。

Read more...

Tuesday, July 13, 2010

閘口前排隊


今早步行去Wangsa Maju LRT站搭train上班。抵站見多人由閘口排隊到車站入口。心想:LRT又breakdown了嗎?

每天搭LRT上班的吉隆坡市民最怕就是LRT站門口堆滿人群,意味著LRT系統故障,列車行駛緩慢,為避免月台搭客過多而限制入閘。

跟著人群緩緩漸進,來到閘口才發覺原來不是因故障而限制入閘,而是因為閘口的touch n go系統反應不夠快,而導致漸增的乘客發生緩流。

自從七月開始,LRT所有的月票一律棄用manual票卡,改用touch n go卡計算餘日。因此有限的TnG terminal一時增加了大量的月票使用者,加上有時terminal的signal不穩定而無法閱卡,更是slow down了過閘的速度。

運用科技是值得讚揚的,但是卻要運用得當!依目前的狀況,我建議執行以下的措施來加速LRT站裡的人流:

1)靈活限制單行道。讓閘口變成單行,就不會發生兩頭都有人同時觸卡,而一方被逼推後讓路的現象。而且依據繁忙和非繁忙段調整入閘和出閘的閘數。

2)增加TnG閘口。這是最直接了當的舒緩人流之法。既然沒有使用票卡了,就利用該空間增加閘口吧!

3)加快電梯速度。當繁忙時段,兩架4 car train同時抵達車站時,川流的乘客面對了嚴重阻塞,無論是樓梯還是電梯都難以登上。在市中心的交流車站如KLCC、Masjid Jamek、KL Sentral等,阻塞情況更是令人乍舌。加快電梯的運作速度可以有效地疏散乘客,相信使用過香港地鐵、新加坡MRT或台北捷運的人一定贊成這項措施。

4)教育民眾正確使用電梯。通常電梯被設計成得以讓兩人平行使用,左邊讓人站立,右邊讓趕時間的人快速行走通過。但是往往有些使用者不曉得這樣的分別,而左邊和右邊都佔了人,讓欲趕時間的人無法通過。LRT公司應該做些campaign教育民眾“靠左站,靠右行”的禮儀。
Read more...

Monday, July 12, 2010

SPM 9A+皆獲獎學金


這是大馬來西亞邁向取消種族歧視政策的另一個里程碑,首相納吉宣布所有考獲9科A+的SPM考生,不分種族,皆可獲頒政府獎學金。

首相納吉強調“不分種族”,是否默認了之前的獎學金政策的確是馬來人優先?納吉此舉是否為討好常考獲佳績卻無法獲得獎學金的華裔學生?這樣的舉動算不算是撈取政治資本?大選是否近了? 這是不是“你幫我,我幫你”的進一步動作?受惠者是否買單而重投納吉懷抱?

考獲佳績的學生每年都在增加。這樣的決定,會造成領取獎學金的人數攀升,而導致政府必須增加獎學金的預算。其實若不增加預算,政府還可以通過目前封閉式作業的國家考試局來控制全國考獲9A+佳績的人數,甚至對有資格考獲佳績的人數按族群執行固打安排。

總而言之,這或許只是換湯不換藥的策略。

相關新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