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1, 2012

復興南方漢語時間有限

語言最健康的時候有眾多的年輕第一語言使用者。第一語言的意思即是主要用來思考的語言。人們通常會用第一語言交談、書寫、創作及抒發自己。擁有龐大數量的第一使用者人口時,該語言會很有活力。那時候該語的使用率高,市面上會出現大量以該語言為主的產品與製作;父母會以該語言作為親子語言,而該語言也將成為新一代的第一語言。
南方漢語如閩、粵、客、吳等語就是在這種自然的繁衍模式傳延至今。但在引進西方的“一個國家,一個語言”的思想主義後,漢語發生了前所未有的滅絕危機。1956年中國國務院廢除母語教學後,北京話逐步佔據了經貿、教育等重要領域,南方各漢語從此成為可有可無的街頭語言。家庭域是語言的最後堡壘。這是語言學界公認的事實。在超過半個世紀不平衡的政策影響下,中台馬新的家長們逐漸放棄使用自己的語言與孩子溝通。雖然小輩仍然能說長輩的語言,但長輩的語言已經不算是小輩的第一語言了。這是語言滅絕過程的第一階段。

小輩不再使用長輩的語言思考與創作,再加上國家政策繼續約束南方漢語在經貿和教育界的發展,長輩語言的使用率會在第一語言使用者(長輩)逐漸過世後開始急速下滑。這就是為何中台馬新的文化界到了近期才驚覺事有不妥的原因。語言滅絕的症狀通常只會過了中期後才會顯現,但已經離開末期不遠了。

因此各地政界和文化界必須緊密合作
(一)鼓勵還在生育年齡的父母承傳語言;
(二)恢復當地語言為學校教學媒介語;
(三)大幅度地在政策上做改變,在語言的原籍地給予法定地位成為該省份的官方語言,強制外來定居者學習當地語言。

許多人原則上認同南方漢語須受保護卻不願接受大幅度的政策改變,而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建議(把傳承語言的責任推給影視媒體、祖輩)。但研究全球各地語言瀕危過程的學者們都知悉,語言的傳承的責任都必須由父母承擔。這10年內是挽救南方漢語的最後期限,因為許多第二語言使用者正處於生育年齡。除了大力鼓勵新婚父母以南方漢語作為親子語言外,語言政策也必須大幅度改革。錯過這10年生育年齡的關鍵限期,要扭轉劣勢問題將會更加的艱巨。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沈志偉)
2012-02-01 Read more...

Friday, May 4, 2012

黃色車頭燈

Bersih 3.0主辦單位呼籲全國人民於5月5日(星期六)開啟汽車的車頭燈上路,即使是在大白天行駛,以作為一種無聲的抗議。抗議國陣政府何警察在428集會上粗暴對待手無寸鐵的人民。

開啟您代步工具上的黃色車頭燈吧!

Read more...

納吉前秘書與馬華前主席對428的看法

馬來西亞政治組織淨選盟4月28日在馬來西亞多個地點發動和平集會,表達干淨與和平選舉的訴求;其中,在首都吉隆坡估計有10萬人走上街頭。

然而,一場原本可以和平進行的集會,最終卻以警民衝突收場。馬來西亞大選腳步日益逼近,淨選盟的訴求在來臨大選會引起多大迴響?馬國首相納吉遲遲未敲定舉行大選的日期,他究竟有何考量?

新加坡時事節目《焦點》 重點分析。

Read more...

Thursday, May 3, 2012

聚餐時的新遊戲

要推薦一下這個聚餐時可以一起玩的新遊戲:把所有人的手機擺在餐桌上,誰先用電話,或誰的電話響起,那個人就算輸家。

事關現在很多智慧型手機用戶在聚餐時太愛玩手機而忽略了聚餐的朋友們了。這遊戲的宗旨是讓朋友們暫時放下手機,關閉Facebook、Tweeter、發簡訊等等,而促進人與人之間的口頭交談。

規則:

遊戲開始時,所有參與聚餐的玩家坐下。

所有人把他們的手機安置在餐桌中央。

第一個使用手機的人算輸。

輸的人要為聚餐的所有食物買單。

如果一直到聚會結束都沒有人用電話,那麼大家都是贏家,自己為自己的食物買單。

如果大家每次聚餐都限制使用手機的話,每次的聚會肯定會熱鬧而多姿多彩,不會因每個人都低頭玩手機而出現沉寂。

Read more...

Yes Huddle XS比一比

YTL Yes 4G今日發佈了第二代的4G掌上型hotspot,取名Huddle XS。第一代的Huddle已經十分受歡迎,因為其外表小巧且容易使用。

第二代機的體積和重量相比第一代幾乎縮小了一半。雖然其電池容量比較小,但是比第一代有更長的待機時間,長達6小時。第二代唯一的缺點就是無法更換電池。

第二代機的售價是RM480。如果帶機上台,簽署24個月的配套則可以超優惠的價格RM80來購買此機。

更多詳情可參考www.yes.com.my
圖片擇自SoyaCincau

Read more...

Monday, April 30, 2012

香港警察善待Bersih遊行大馬人

‎4月28日我們一行人約30人浩浩蕩盪從深圳出發至香港參與Bersih3.0 的遊行,從羅湖關口黃色小分隊一步步的出發。我們的小隊裡有來自深圳,中山,廣州,東莞生活的馬來西亞人。一路上歡笑聲不斷,相互認識彼此。

約1點半我們到達銅鑼灣Sogo 門口,本以為我們這小分隊是蠻多人的,因為預算這次的香港聚會也就100來號人左右。但是當我們到達時,傻眼了。一片片的黃色!看到這種情況那個是激動啊!從來沒在HK一次性見這麼多的Malaysian,三大種族都來齊了。

 2點聚會正式開始,我們高喊口號,我們歌唱國歌,彷彿就是一場嘉年華會。 3點我們開始步行至馬來西亞駐香港領事館,這裡要特別感謝香港警方的安排。出動了十餘名的警察,交警帶領我們一路走過去!用微笑及禮貌的態度來協助我們這些外國人,反觀我們國家的警方用慘不忍睹的方式對待我們在大馬的同胞,這叫我們對大馬的警方,我們的政府怎麼不感到心寒,心酸! ?

我們的遊行及安全又和諧,大家開開心心的步行了半個小時到達。在領事館前我們高唱國歌,領事館負責人著在裡頭封門冷冷的看著我們。我就奇怪了,見到自己國家的子民沒想到出來打聲招呼麼?想必立場不一樣,呵呵 也就算了。當我們要提交備忘錄時,還是不願意出來接收。香港的警方也嘗試溝通還是不果。直到我們高喊“come out ”時,知道我們不肯罷休才默默的出來接受。其實早出來就好了,何必呢?最後大家高唱國歌后解散!

長長的人龍我不會忘記,有位朋友告訴我,在領事館前唱國歌時,她和隔壁剛認識的大叔都眼紅了。是的!我們是多愛我們的國家!但是我們的國家到底是怎麼了?只是要個乾淨的選舉原來都這麼難! 500人見證了這次的聲援!我們的心聲,Najib你可聽的見?

We want Bersih ,can u hear ?


圖文:Brad Hoo Read more...

澳洲將重新檢討與馬來西亞的友好關係

澳洲獨立議員Nick Xenophon在吉隆坡執行任務時親眼經歷了馬來西亞史上最大型的人民示威活動。當聯邦後備軍向人民發射催淚彈時,Nick也在人群中。

Nick向記者表示,他親眼看見軍方拋射至少一打罐狀物在自己附近,並看見有些人暈倒、嘔吐、恍惚。"即使我距離煙霧數百米遠,但是我還是被嗆到了。",Nick說。

Nick議員還說,澳洲是時候重新檢討澳洲與國陣政府的關係。Nick懷疑馬來西亞政府藐視人權,而這將影響雙邊交換難民計劃的落實可能性。

新聞來源:
http://www.abc.net.au/news/2012-04-28/xenophon-caught-up-in-malaysia-protest/3978150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