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8, 2010

一件發生於渣打吉隆坡馬拉松的悲劇

我想要分享今日在渣打馬拉松發生的一件悲劇。當我在十公里賽程的最後兩公里時,於靠近吉隆坡市政局大廈看見一位正在坐著休息的參賽者忽然倒下。

一位實習醫生(後來知道他叫做Irkhan)大聲呼喚醫療隊的情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身為一位受過訓練的EFR(Emergency First Response),我跑過去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這時是10公里賽程開始後的1小時左右)

倒下的林姓參賽者有病痛發作的現象,我們把他安置合適的姿勢。他的呼吸沉重而短促,並咬牙切齒。我擔心他會弄傷自己、咬斷舌頭或氣管閉塞,所以嘗試打開他的口腔並一直對他說話,好讓他放輕鬆並回复呼吸順暢。慢慢地他不再氣喘,並能夠深呼吸。

有一位女子來為他把脈,還有另外一位醫生參賽者(Dr. Visva)一過來幫忙。

忽然,林某的脈搏停止了,我們扶他躺下並開始心臟復甦程序。我們不間斷檢查林某的脈搏,希望他的心跳能夠即時回复。我們對他進行胸外按壓以及人工呼吸。這時,我們不見任何醫護人員,我們大聲求救。

進行心臟復甦一段時間後,女子說她感覺到了林某微弱的脈搏。我們檢查林某是否回复意識。我們繼續大聲求救,希望附近的醫療隊能夠聽到我們的呼喚,但是情況卻是令人失望的。我們看見3位DBKL的官員停下摩托車在對面馬路觀望著我們施救。在林某倒下的十分鐘裡,他們沒有過來提供協助,甚至沒有過來問我們發生了什麼事!

過了一陣子,林某再次失去心跳。我們唯有繼續為他施行心臟復甦,我們還是不見任何急救車或緊急醫藥服務員。經過30次左右的胸外按壓,林某回复心跳,但是脈搏卻是極度微弱。到目前為止,還是不見任何醫療隊經過的跡象,DBKL的官員還是呆呆站在不遠處隔岸觀火。我拜託一位路人告知DBKL官員,請他們通知相關單位派人來緊急救援。

經過了第三次的心臟復甦,聖約翰急救車姍姍來遲。從林某倒下至今已過了15至20分鐘。

Dr. Visva問急救車上是否有AED(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我們沒有”,急救員這樣回答說。接下來我問他們時候有“face mask with pump”,可惜,他們還是沒有……基本上他們的急救車是什麼都沒有的!-,-”

林某被火速送往吉隆坡中央醫院。

過後,我們被告知急救員這次的反應時間是3分鐘以內,但是實際上他們是在事發20分鐘後才抵達!過後我翻閱參賽者手冊,第15頁關於醫療協助是這樣列明的:賽程的每4公里處,以及終點處都有醫療人員駐守。若發現有任何健康狀況不適的參賽者,醫療人員有權終結其參賽資格。

實際上在我10公里的賽程裡並沒發現醫療站、急救車或任何急救醫療員。若是真的每4公里就有醫療站,他們也不可能那麼遲才來到案發現場

我剛剛給Dr. Visva通了電話,他去了一趟吉隆坡中央醫院。他告知我林某在醫院去世了。T_T

林某才二十多歲,而且才跑了不到10公里的路程而已……

請盡量轉載此文章,我們希望這次的悲劇能夠為醫療界、市政府、還有主辦當局帶來重大的覺悟。因為缺乏這樣的警覺所付出的代價竟然是一位年輕人的性命。我們希望主辦當局負全責,並答應在接下來的活動列緊急醫療為首要考量。

翻譯自:

相關鏈接: